中國高校之窗 設為首頁|添加收藏|聯系我們
  • 另一場考驗在100天后

中國高校之窗

彭昕燁在方艙醫院所作的速寫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無論2020年如何特殊,有些事都會照常發生。比如高考。

按照通常的安排,2月28日,2020年高考將進入100天倒計時。對于疫情陰影籠罩下的高三學生來說,那是他們必須全力以赴的另一場挑戰。

他們目前還沒法回到課堂。在山東煙臺,一所縣中的所有高三學生都被要求每天早晨6點半和晚上10點,分別拍一張書桌的照片發送給老師。即使如此,該校一位語文老師還是不放心,他每天早上6點半會準時開始給學生打電話,讓他們背誦文言文。

不只一位高三學生說,以往教室黑板上的“高考倒計時”被移到了班級的QQ群。如今,他們中不少人的學習備考都要依賴這些軟件在線上進行。

這種特殊的備考方式讓一位武漢的男生陷入糾結——他想報考飛行員,但是手機里網課實在太傷眼睛。他要抓緊每一個課間做眼保健操。

對另一位武漢考生而言,他必須首先安撫自己焦慮的心情。春節期間,他每天起床,先看兩眼手機:今天又多了多少病例,高考倒計時又少了一天。

那段時間,用手機看網課,做題的他總忍不住切換屏幕,瞅一眼鋪天蓋地的新聞。他說自己為疫情感到緊張,因為這是此刻的生活;也因高考焦慮,那關乎他的未來。

他需要抉擇。直到2月,他卸載了新聞App,不再看過多消息。他必須回歸學習了。

“獨特”的高三

特殊時期的學習備考,總會遇到意想不到的挑戰,網絡問題只是其中之一。

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縣某高中的高三學生蘇小英說,她的班級本計劃與成都的一所知名高中同步直播復習,大家都很期待。但測試后發現,不少同學家的網速根本不行。

更讓她擔心的是,班里幾位成績尚可的同學,近來從未在班群里簽到,“他們恐怕沒有網絡。”

她的不少老師在農村,網絡環境比學生還差。日常答疑時,部分老師回復得慢,同學們干脆在班級群里互相討論,自行解決。

陳興才是昆明某縣中的高三年級主任。他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即使是對網絡要求很低的錄播視頻課,全年級的大約1200人中,也有100多人因網絡不好或聯系不到而無法按時參加。

有關網速的吐槽很多。一位成都的高三女生稱,最害怕數學課網絡不穩——卡上半分鐘,一道題的講解就跟不上。來上幾次,一節課在迷茫和焦慮中過去了。

李開在成都郊區的一所高中教高三歷史。兩個班90多名學生中,大約20人來自都周邊山區。這些孩子最近一直買手機流量包上直播課。好幾位同學說,一節課有十幾分鐘聽不清。他感到心疼。

“好的教師必須互動,上網課,反倒要竭力克服。”李開以往講評試卷時總下意識問大家,“這道題為什么選錯了?”如今,很多學生的網絡環境不支持語音問答,一堆人在聊天欄打字——速度慢,表述還不清。

他發現,網絡教學沒有互動,只能把所有知識點“大水漫灌”。身邊人驚嘆:你現在上課,語速也太快了。

李開很著急。學校要求教師們每天到校,在講臺上直播。看著空蕩蕩的座位,他想笑又想哭:每一節課時間都很緊,可效率卻低,是“沒有辦法的辦法”。

有學生總結:尖子生覺得“網課”低效,差生壓根兒不聽,這種形式最適合中游學生。

李開的一位學生告訴他,有人雖然早自習在班級群簽了到,其實依然躺在被窩。甘肅張掖某所高中的高三班主任朱老師每天查看直播課后臺,發現有學生一節課只聽15分鐘就退出了。他在課上連麥點名,總是有大約三成學生不在。事后的理由都是相似的,“我去上廁所了。”更多學生的共識是:聽網課,稍不注意就走神了。

老師和家長都在強調“自制力”。問題是,它并非一天養成的。湖南的一位高三男生承認,每天拿著手機復習,會在短視頻、游戲和社交軟件上消耗掉個把小時。一位高三的學生抱怨,自己在家靜不下心,刷了一天劇。到晚上后悔又焦慮,大哭一場。等到第二天起床,便更不想學了。

大多數學生都清楚,自己在高三,必須緊張起來。可在家不可避免的效率有限,一天過去,便加倍懊喪。他們往往會和朋友互相打聽,你是不是在家學得更認真?

中國高校之窗

?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導航

中國教育電視臺特約合作網站
中國高校之窗  京ICP備12005367號 

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5-2025 All Rights Rreserved

功夫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 排名前十的理财产品 北京老时时彩官方网站 快乐8官网 北京pk拾免费计划软件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商赢配资 陕西快乐10分开奖官网 股票期权是新股票 福彩排七走势图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玩法 今日大盘分析图 管家婆24码期期准2017 韩国快乐8开奖数据 上海时时乐 曼雅配资 安徽快三复式玩法查